当前位置: 掌游宝 > 炉石传说攻略社区 > 热门新闻 > [八卦] 守望者玛维影歌的前世今生
炉石传说[八卦] 守望者玛维影歌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8-02-13 作者:黑骑士弗雷&佛罗伦娜@官方

——盗贼英雄玛维影歌来到炉石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而大家是否知晓她的生平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如今我们提到玛维·影歌,身着铁处女般威严而戒律的装备,手持月刃行走于人前的形象跃然而出。但你知道,她不是一直如此的。
守望者的创立
上古之战结束之后,一场审判在暗夜精灵全体面前展开。被告是著名的“背叛者”伊利丹·怒风,这个恶魔猎手不仅背负了诸多上层精灵官兵的性命,还面临着多次背叛族群与妄图重建新永恒之井等指控。尽管在战争中立下累累战功的玛法里奥·怒风为他的同胞兄弟求情,使得后者免于一死,但审判官们却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这样一个罪大恶极又强大无比的人,如果关押他,就需要一个足够有能力的监狱看守来守卫他的牢笼,保证这位危险的暗夜精灵无法再起波澜。

担此重任的人选将在月神祭司的队伍中产生,彼时影歌家的长女玛维还是一位身姿绰约的精灵少女,那时的她就已是月之女祭司中的佼佼者。早年她离开家乡前往哈济利神殿,在那个先代大祭祀卡洛希拉开天的地方,她得到了资历,掌握了战斗技巧和法术,但多年的祭祀活动与清规戒律未曾磨平她的锋利。当前大祭司德亚娜在抵抗恶魔的战斗中重伤至死,泰兰德继位时,玛维出离愤怒——和资深的自己相比,泰兰德实在太年轻了。大祭司职位的易主埋下了她对泰兰德不满的种子,也让多年后爆发的争执变得顺理成章。
玛维性格里的锋利不仅体现在行动上,她对弟弟加洛德的爱无可辩驳,但她从不吝惜用最刻薄的话语去刺激血亲。即便如此,她却也在伊利丹重伤了加洛德时第一个冲上,暴怒着想要把罪人当场格杀。哪怕是传奇巨龙克拉苏斯,都在赞许她献身精神的同时感叹她的不近人情。

但玛维的确是最适合做典狱长的那个人。她信仰坚定,意志如钢,嫉恶如仇,如同燃烧着的烈火渴望焚烧殆尽一切罪人。重获新生的暗夜精灵们欣然地同意了她的任职,命令她创建了一支部队,看守重犯伊利丹,监管这片土地上可能发生的罪行。
守望者就此诞生。成为守望者首领的玛维将伊利丹囚禁在灰谷深处,与她的新兄弟姐妹们一同在破碎之后的艾泽拉斯大陆上执行正义,审判罪恶已至万年。
直到燃烧军团的再临。
猎手绝不放弃
上古之战以外敌被击退的结局告终万年以后,燃烧军团再临艾泽拉斯,世间万物再一次面临可怖的境遇。大敌当前,大祭祀泰兰德·语风考虑再三,最终闯入了灰谷深处,不惜以杀死守望者卫士的代价放出了伊利丹。

外出归来的玛维知晓这一切后愤怒无比,带领着自己最亲密的伙伴娜萨和守望者部下沿途追捕伊利丹,意图守护自己的誓言将恶魔猎手带回牢笼,或干脆就地处决。追捕路线从费伍德一路延续到破碎海滩。漫漫长路她们从未放弃,这份坚持不懈的追捕出于职责,也发自内心。
追捕行动在破碎海滩之上的萨格拉斯之墓画下了句号,这座如今耸人的建筑曾经是苏拉玛一座宏伟的月神殿,守护者艾格文将她击败的萨格拉斯化身埋葬于此。二战时期落逃的古尔丹将这座泰坦化身的陵墓升起,谋求其中无尽的力量,也因自己的不自量力葬身此地。伊利丹和他的娜迦仆从们来到陵墓中,意图夺得魔法圣物萨格拉斯之眼。而玛维和她的同僚们未曾犹豫追入墓穴。在其中,玛维找到了古尔丹曾经遗留下来的暗影宝珠,尽管她自信意志坚定,未曾想过这件邪物会给她带来如何的变化。
哪怕在达拉然稍事休息的时候,玛维也不忘记在许愿池中投下“伊利丹去哪了?”的硬币。正如她念念不忘伊利丹的行踪,后者也一样憎恨着玛维。他早就注意到了关押了他一万年的典狱长尾随自己来到墓穴中,遂迫不及待地使用了萨格拉斯之眼这枚圣物,希望将玛维埋在陵寝之中。大难当头,玛维心爱的副手娜萨和部下们主动掩护自己的上司,让玛维得以自萨格拉斯之墓逃出生还。娜萨留下的月刃被她一同带出墓穴,是为了铭记这场牺牲,铭记她的仇恨,铭记她的“家人”。悲痛欲绝的玛维发誓,一定要替死去的姐妹们复仇。从此她便一直携带着娜萨的遗物,造型愈发接近我们熟悉的她的影像。
玛法里奥·怒风和泰兰德·语风在这时得到了消息,赶来破碎海滩救出了狼狈的玛维,或许多少是想弥补曾经的过错,他们加入了玛维的追捕行动。重新集结的一行人来到银松森林与联盟部队会合,掩护血精灵王子凯尔萨斯运送物资。但在行程中,主动殿后的泰兰德被大水冲走。玛维满心只有将伊利丹绳之以法的渴求,对泰兰德的下落毫不在意,她欺骗玛法里奥他的爱人已死,好保证行程的继续。好在玛法里奥和伊利丹在之后找到并救出了泰兰德,三人再次相聚好生感慨,玛法里奥又一次宽恕了他的兄弟,让伊利丹顺利前往外域。

得知这一切的玛维震怒万分,也对玛法里奥二人无比失望,她转头带领自己为数不多的守望者部队穿过了传送门,抓住了逃窜外域的伊利丹。可在押送过程中又遭遇瓦斯琪和凯尔萨斯的埋伏。囚犯被救出,而一直忠心耿耿追随自己的部下再一次遭受重创。成功摆脱玛维的伊利丹而后战胜了外域之王玛瑟里顿,改朝换代一统外域,麾下大军何止数万。而那时玛维的部属不过几十人,可以说是孤立无援。
但她和伊利丹都知道,这场追捕绝对不会停止。
囚犯与狱卒的双生
在外域的四年间,玛维·影歌一直在想尽办法振作自己的势力。为了对抗日益强大的伊利丹部队,她的脚步遍布整个外域。从地狱火堡垒外的荣耀之路,到赞加沼泽的奥伯雷尔,再至塔拉,沙塔斯。她向灰舌氏族,库雷尼,奥尔多和沙塔尔卫队求助,还破格吸收了德莱尼人加入了守望者部队,但伊利丹的军队和她的差距仍若天堑相隔。越是了解自己的猎物,玛维也变得越来越像他了,古尔丹留下的暗影宝珠使负面能量在她的心中翻腾,玛维的手下也对她的情况担忧不已。

在这种极端绝望的情况下,伊利丹发现了阿卡玛与玛维的暗中联系,轻易地操控了阿卡玛的黑暗面,诱使玛维踏入一个死亡陷阱,而她仿佛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之光一般,毫无察觉地听信了阿卡玛之影的谎言,带领着自己的部队一头钻进了其中,把那些曾经信任她的人引向了死亡。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队伍全军覆没,而她自己则被伊利丹抓获。伊利丹大喜过望,万年来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收鞘,这甚至比他挡住了燃烧军团的进攻更令人欢欣鼓舞。他迫不及待地打造了专属于这位守望者的囚笼,希望她承受和自己一样的痛苦——一万年。
但他的期望并没能彻底实现。仅三个月后,联盟和部落随同沙塔尔联军摧毁了他的帝国,兵临黑暗神殿。阿卡玛趁机释放了被关押的玛维,也释放出一个沉寂了三个月之后,心中满是扭曲着的怒火、悲痛乃至她自己的“正义”的复仇化身。玛维一路随着部队推进,最终来到伊利丹面前的,早已不再是一万年前的那个女祭司,她早已被这份使命扭曲。

在黑暗神殿的最顶端,玛维和伊利丹,这一对被命运扭曲的二人缠斗在一起。他们太过相似,就像相互倒映在镜子里的两个人,狱卒像囚犯,而囚犯也早已被狱卒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