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掌游宝 > DOTA2攻略社区 > 热门新闻 > DPC选手国籍盘点:中国贡献最多S级选手
DOTA2DPC选手国籍盘点:中国贡献最多S级选手
时间:2021-02-05 作者:佚名@网络

六大赛区的DPC联赛的战火已于近日点燃,每时每刻都有比赛在紧张激烈地进行着。本文将对各大赛区S级联赛的参赛选手做一个简单的盘点,希望能够帮助各位读者更为全面地了解这48支战队、240位选手的概况。

哪国人才济济?

第一个问题当然是哪国贡献了最多的S级联赛选手。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毋庸置疑的,作为唯一一个自成赛区的国家,共有35名S级联赛参赛选手来自中国。而第二名是哪个国家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些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秘鲁。提起这个国家,想必所有有过美服游戏经历的玩家们都已经开始流冷汗了。ajajaja所到之处,整蛊操作数不胜数。不过秘鲁人的DOTA热情是不容置疑的,他们是南美赛区的核心力量。南美赛区有27位选手来自秘鲁,其中最为我们所熟知的当属K1大神。

南美赛区一直公认是实力相对较弱的赛区,不过轻视他们一样会付出不小的代价。2015年的法兰克福Major,第一支进入世界大赛舞台的秘鲁队伍Team Unknown就完胜Newbee打响了自己的名气。而2019年在上海,K1操刀的骷髅王、小鱼人给中国玩家们留下的深刻印象更是不必多说,一手K1刷钱法风靡天梯足以证明他的独特理解。

实际上,南美赛区一直是V社努力扶持的赛区。尤其是2020这个G胖高强度在新西兰晒太阳的一年中,V社几乎是完全让第三方赛事机构自力更生——除了南美。V社曾经资助南美的Movistar Liga Pro Gaming,让他能够一直把比赛办到DPC新赛季的开始。而南美赛区的玩家们也确实没有辜负V社的努力,在全世界DOTA玩家人数下行的大势之下,只有这个赛区的DOTA玩家数一直在稳步上升(上图紫色线)。

除了南美赛区之外,排名位列3-9名的国家是菲律宾、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瑞典、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由EG和Alliance代表的美国和瑞典是老牌DOTA强国了,自不必说,和这两支队伍处于同一时期的许多豪强现在都已经退居二线甚至不复存在。菲律宾位居第三并不是让人惊讶的结果,从TI6爆冷淘汰OG开始,“巨人杀手”TNC就一直在世界舞台上活跃着。作为东南亚赛区的佼佼者,这个国家拥有5名天梯分超过11000的选手:Abed、Armel、Gabbi、Karl和Raven。Karl是19年开始才打入一线赛场的新人,他现在在T1战队司职中单。而剩下四位选手则可谓是大名鼎鼎,EG的中流砥柱Abed以及TNC的两代C位天才少年,没少给中国战队造成麻烦。

属于独联体的关键词则是年轻。2020年可能是世界DOTA发展缓慢甚至停滞的一年,但反而是数年来独联体赛区涌现新生力量最多的一年。在巨熊VP上海折戟轰然倒下之后,5位平均年龄18.8岁的年轻人接下了Major霸主的旗帜,以EPIC联赛的冠军宣告着独联体力量的归来。同样在上海铩羽而归的TI1冠军也找到了自己的接班人,一支3-0横扫VP的新军在尝试证明Na’Vi is BACK不再是一句玩笑。很明显,作为对DOTA最狂热的地区——或许不需要加之一——独联体的玩家们并不认为这个游戏是个DeadGame。除了上述国家之外,白俄罗斯、玻利维亚、巴西、德国和越南也贡献了5名S级联赛的职业选手。

雇佣兵与淘金热

就算是在疫情严峻的今天,也依然有着不少的选手为了梦想背井离乡,去别的赛区谋求机会。让人惊讶的是,除了独联体之外,唯一一个没有任何外援的赛区,竟然是南美这个大家都觉得给2个Major名额是浪费的赛区。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相比其他赛区,这两个赛区的语言障碍问题比较严重——葡萄牙语本就相对小众且晦涩,而Just Error也展示了在独联体硬要引入外援的后果。

其它赛区或多或少都有外援的加盟,而唯一一个出现从别的大陆不远千里来抢肉吃的情况的赛区是北美。正如大家之前常玩的一个梗——“美国俱乐部EG由加拿大一号位、菲律宾二号位、新加坡三号位、丹麦四号位和以色列五号位组成”——所说的那样,有2支从海选一路杀入S级联赛的队伍北美人少于外援(注:因为凑不齐8支直邀定级赛的队伍,北美赛区的定级赛中有4支队伍来自海选,这意味着北美赛区是唯一一个可以通过海选直达S级联赛的赛区)。这个赛区共有14名选手来自于北美之外的国家,而这14名选手又分属13个国家。确实,北美DOTA的凋零给了不少其他赛区选手逐梦的机会,而在北美又没有那么严重的语言问题。这个情况,多少有点让人想起了当年的淘金热。

那么,哪个国家的选手是雇佣兵的最热门人选呢?答案是马来西亚。在所有拥有外援的赛区,都有马来西亚人的身影。除了五位效力于中国赛区的选手:xNova、JT、Oli~、NothingToSay和AhJit之外,北美赛区有Aikster,欧洲赛区有“快乐男孩”MidOne,反而是东南亚只有Moon这位独苗留守。马来西亚DOTA2的荣光可以说是完全离不开Mushi,无论是TI3力战惜败的Orange、TI6胜天一子的Fnatic,还是在客场赢下东南亚唯一一个Major冠军的Mineski都是由这位老将率领。在蔡宜风逐渐老去之后,马来西亚再无一人堪称帅才,这使得虽然拥有大量优秀选手,马来西亚却始终难以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强队。而熟练掌握中文和英语的他们又备受其它赛区的青睐,这两大原因使得马来西亚选手成为了最受欢迎的雇佣兵。

世界DOTA,遍地开花

看到马来西亚选手这样遍布于世界各地追逐梦想的情况,熟悉历史的玩家们想必会联想起另外一个民族——吉卜赛人。而在参加S级联赛的选手中恰好也有一位吉卜赛人,或者说是茨冈人,他就是Na’Vi战队的一号位V-Tune。在关于他的战报和采访的评论区里,有不少人对他的肤色感到奇怪,但他确实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乌克兰人。这位20岁的小伙以“请神”的习惯为中国观众们所熟知,曾用id为“Mode:Ana”和“Mode:萧瑟”的他是独联体的一颗冉冉新星。

DOTA2作为风靡全球的一款游戏,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而DOTA2的职业选手也不仅仅是来自于中、美、俄这种大国或者是汉族、斯拉夫、盎格鲁萨克逊这样人口众多的民族,也有不少像V-Tune这样来自少数民族或是小国的选手。罗马尼亚的w33、黎巴嫩的gh、爱沙尼亚的Puppey、约旦的Miracle-和YapzOr都是成名已久、荣誉等身,甚至可能对很多对这些国家了解不多的玩家来说,这些职业选手就是这个国家最出名的人了。而这些小国的选手也确实没有愧对自己的名气,吉尔吉斯斯坦的Zayac数次为当地医院筹集抗疫物资,保加利亚的双子星Nikobaby和MinD_ContRoL则组织过一场慈善赛为儿童机构募捐。这些承担起社会责任的职业选手毫无疑问是更加受人尊敬的。在向其他人介绍DOTA时,笔者也更加希望是以这些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选手,而不是几千万的比赛奖金来作为这个游戏的名片。

六大赛区的240名选手共来自于47个国家。“看比赛,学地理”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如果不是OG.Saksa和VP.Save-这两位优秀选手,很多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地球上有北马其顿和摩尔多瓦这两个国家——要知道这俩国家加起来还没半个山东省大。我们期待的是,这种来自小国的顶级选手越多越好,毕竟这意味着DOTA2的影响力和生命力依然不弱,也意味着一年一度的属于全世界DOTA2爱好者的盛事会更加热闹。

何处后浪滔天?

对于各大战队来说,最大的敌人可能不是对手,而是年龄。在TI9时曾经有人统计了所有战队的平均年龄,如下图所示。TI虽然停滞,但时间不会停滞。所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就成为了各大战队的重中之重。南美和东南亚拥有充足的人才储备,所以他们并没有大刀阔斧地换人。就算是把平均年龄再加上1.5,beastcoast(前Infamous)和TNC的年龄结构依然非常健康。

目光放向东边,正如前文所述,独联体赛区大刀阔斧的人员调整让他们成为了最年轻的赛区。中国战队们则主要在1、2号位上发掘人才,PSG.LGD找到了NothingToSay,VG找到了Poyoyo。现在位居中国区S级联赛榜首、未尝一败的iG和Aster甚至没有出现在TI9的赛场上,能够不停地涌现出强队毫无疑问是件令人欣喜的事情。这两支战队的中单完完全全是在19-20赛季打出名气的,尤其是iG的中单Emo,虽然这位选手从被SumaiL点名开始似乎出现在大家视野中很久,但他却是中国区所有参赛选手中最年轻的。

欧洲战队似乎对稳定性更为看重,所以在过去的一年中基本没有怎么换人——Nigma、Liquid一人未换,Secret只引入了Nisha,而至于OG,换掉两人的他们已经是全欧变动最大的战队了——当然,恐怕大多数人都觉得到了某一天他们就会继续把在澳大利亚修行的那个厨子请回来。欧洲赛区似乎并不把年龄当做什么大事,或许这也与他们的几位越老越妖的冠军队长有关,毕竟谁都不敢说Kuroky、Puppey和n0tail真的老了。当然还有Ceb,TI2的时候谁都不会记得mTw战队的五号位选手7ckngMad是谁,但到了TI8,他的名字已经响彻四海。话说回来,我是不是忘了一个赛区?算了,忘了就忘了吧。

以上就是这篇文章的全部内容,希望它能够让各位读者对DPC联赛参赛选手们有更多的了解。实际上,从选手们的概况,我们可以管窥到DOTA2这整个游戏的发展情况,放眼寰宇,DOTA2还在发展,回归现实,我们也还在坚守。君从何处来?君到何处去?君从寰宇来,君到刀塔去。

DOTA2掌游宝下载
文章投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