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掌游宝 > 守望先锋攻略社区 > 热门新闻 > Fleta的MVP,Fleta的时代
守望先锋Fleta的MVP,Fleta的时代
时间:2020-09-18 作者:守望先锋搬运姬@新浪微博

编者按:

从2017年1月初出道以来,他经历过四个漫长的九月,一千三百三十三天的守候。2020年的9月,他终于用19个不同的英雄叩开了自己时代的大门。几乎每一个英雄身上都能看出他蛰伏的影子,他仿佛无处不在,又必定独一无二。


当Fleta被告知当选2020《守望先锋联赛》常规赛MVP时,他报以了一个羞赧的笑容。
Fleta常常这样笑——在他第一次代表Lunatic-Hai出征时,在他效力首尔王朝队而身处连败漩涡时的赛后采访中,也在五月锦标赛上海龙之队夺冠时的直播镜头里。


平静而喜悦,或是从容而坚定。


任由历经Flash Lux的埋没,还是在Lunatic-Hai一战成名招致无数慕名而来的仰慕者;在首尔王朝队低迷两个赛季,天才的光芒被沮丧的排名所压抑、还是在上海龙之队一朝夺得两冠重新站在舞台中央。所有的坎坷、磨难,荣耀和辉煌都被他婉转吞吐,最终化为一个无声的笑容。


3356268161933753109图片源自@ShanghaiDragons官方微博


2017年9月>> 时运不济


站在2020年四强赛的门口,Fleta也许能看到他从前的身影。


2017年9月,Fleta的《守望先锋》电竞职业生涯尚不满一年。彼时他正效力于Flash Lux,在9月8日对阵KongDoo Pathera的比赛中Flash Lux被让一追三。实际上这场比赛输赢与否早已无关紧要,即便赢了,Flash Lux也无法跻身季后赛。对阵KDP时的这一分是他们在APEX第四赛季拿到的唯一一分,可怜得如同来自对手的怜悯。


这就是Flash Lux。


在APEX四个赛季的全部常规赛中,Flash Lux仅拿到过一个大场次的胜利,是在2016年第一届APEX时对阵日本战队RGT以3:2艰难取胜,遥远而微不足道的胜利。


而相比之下,APEX最辉煌的时代Ryujehong带领着Lunatic-Hai两度登顶联赛,在韩国乐天广场金色的雨中建立蓝白王朝;后起之秀GC Busan则在Profit的引导下击溃王朝新建起的飞檐斗拱,在废墟中刻下自己的名字;Runner则扛着Runaway书写他们的粉色梦想。


这正是Fleta所缺席的时代。尽管在Flash Lux中Fleta称得上是毋庸置疑的焦点和引导者,其中也常常能听到观众对他略带惋惜的夸赞。然而生来就要扶摇九万里的北冥之鱼,又岂能做池塘里整日听人呓语的锦鲤?


3356268162695305840图片源自@ShanghaiDragons官方微博


2017年11月,匆匆结束了APEX第四赛季的Flash Lux宣布解散。而在此前一个月,Fleta就已悄悄消失在Flash Lux的大名单中,他的去向写着一个大大的“unannounced”。直到第二天OGN首尔邀请赛的舞台上,Fleta以全新的身份站上赛场。在《守望先锋联赛》开赛之际,Lunatic-Hai恰是时候地将他从Flash Lux“捞”出来。


Fleta既幸运又不幸。一只浑身长满金色羽毛的鸟儿被牢笼囚禁九个月之久,终于有一只手为他打开牢门——若没有首尔王朝队,Fleta恐怕要蛰伏更久。沙石受尽贝壳的折磨是为了终有一日能拨浪得见珍珠,而金子饱受风霜只会被黄沙埋没。Fleta需要的不是逆境磨砺,他需要的是一个能让他真正施展才华、大展宏图的队伍。


只可惜,首尔王朝队并不是Fleta的理想国,身处“虎口”的Fleta险些成为一颗稍纵即逝的流星。


2018年9月>> 跌落神坛


在全球职业队伍交手不甚频繁的时期,亚洲观众显然远远低估了欧美《守望先锋》的实力,他们并没有随EnVyUs亘古而去;APEX时期被新老“皇帝”盖过风头的队伍显然也并不甘愿屈居次位。而首尔王朝的队名却展现了他们无与伦比的野心和自信,他们企图像Lunatic-Hai在APEX一样,在《守望先锋联赛》建立全新的王朝。


很快首尔王朝的愿望便落空了。创始赛季第一阶段与各支战队的初次交手中,GC Busan为班底的伦敦喷火战斗机队、LW Blue为班底的纽约九霄天擎队以及北美队伍Immortals为班底的洛杉矶英勇队,首尔王朝队一个也没能赢下来——纵使它可以败给APEX末期的劲敌GC Busan也可以败给陌生的Immortals,但输给曾经的手下败将LW Blue彻底将首尔王朝推下基座早已黯然腐朽的王座。


最终首尔王朝在《守望先锋联赛》的首个阶段以第五的排名告终,在之后的第二阶段中,它以仅仅3小分只差与阶段头衔赛擦肩而过,谁知这竟是首尔王朝队在《守望先锋联赛》创始赛季中的最好成绩。


3356268163456285462图片源自@ShanghaiDragons官方微博


自然,首尔王朝队是无缘季后赛的。此时新的《守望先锋》豪强林立,而关于传奇人们只提Lunatic-Hai,不谈首尔王朝。


创始赛季季后赛尚未结束,Lunatic-Hai元老选手Miro宣布退役离队,“大厦将倾”,首尔王朝队所引以为傲的神话班底从这时便埋下了土崩瓦解的种子。


2019年9月>> 千回百转


时至《守望先锋联赛》2019赛季,首尔王朝的境况并没有因为休赛期的调整而好太多。由于赛制的调整,每赛季头衔赛的队伍由上一赛季的3支扩充到8支,首尔王朝队总算得以跻身头衔赛,只是这头衔赛的时光太短暂,首尔王朝队的最好成绩停留在第一阶段头衔赛被老对手温哥华泰坦队所阻拦下来的四强。


在《守望先锋联赛》的风浪里,首尔王朝如同一支迷失方向的旧船,而Fleta站在甲板上随着队伍起伏跌宕。就在Fleta与首尔王朝艰难行进时,他们撞到了一块暗礁,名为303。仅从结果论出发,原本就难以适从的首尔王朝在303的浪潮下犹如雪上加霜。以黑百合和源氏见长的Fleta也只能顺应潮流,在比赛中使用布丽吉塔,虽然这段难能可贵的布丽吉塔使用经历没有为他带来成绩上的质变,却成为他日后“最强自由人”称号的一块砖石。


2019年的9月和2018年的9月对于Fleta而言如出一辙,早早在常规赛终结本赛季后,成为冠军争夺者遥远的看客。他好像总是有实力成为最强的那个,却又总是被命运推到边缘。


纵然如此,王朝会随轮回更替,Fleta的实力却没有缩减半分。在2018年Fleta当选的那届《守望先锋世界杯》韩国参赛队中,他是唯一一位没有进入过《守望先锋联赛》决赛的选手,凭此也能看出Fleta有多受到教练的青睐。在Flash Lux时他被首尔王朝队的教练相中,在首尔王朝时又被世界杯的教练看好。他总是有在长夜里熠熠发光的本事。


同样看中他的还有刚成为上海龙之队教练两个月的Moon。


3356268163899071089图片源自@ShanghaiDragons官方微博


2020年9月>> 扶摇直上


2019赛季结束后,首尔王朝彻底迎来旧班底离队大潮,Fleta在这股潮流中流向上海龙之队。此时的上海龙之队已非弱旅,在2019赛季头衔赛尝得冠军的甜头后,他们下定决心要将这份荣耀巩固在自己手中。甚至在新的赛季,上海龙几乎完全摒弃了他们在上一赛季的夺冠阵容,补强Fleta,看上去野心勃勃。而事实证明,这一次Fleta和Moon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Fleta赶上并成就了上海龙之队的最好时代。


在5月24日前,上海龙仅输了两场比赛。决赛上海龙之队对阵首尔王朝队,是一场刻骨铭心的让三追四,上海龙之队以4:3的比分战胜首尔王朝队拿下他们的第二个冠军,而Fleta就站在渣客镇的广场上,回声腾空飞起,隔着两道桥远远看着首尔王朝队,与它作别。


整个锦标赛中,Fleta共使用回声复制了19个英雄,英雄池跨越坦克、输出和辅助,涵盖了所有《守望先锋》英雄的近60%。这是Fleta在《守望先锋联赛》中的第一个冠军,他在上海龙之队甫一登场就展现出自由人位置上无与伦比的统治力,过往的种种磨难于他只成为登顶的阶梯,而他从容的样子仿佛从未经历过任何失败的低谷,天生就站在顶峰。


3356268164427553394图片源自@ShanghaiDragons官方微博


2020赛季的上海龙之队可谓所向披靡,他们共获得两次冠军一次亚军,凭借骄人的战绩成为亚洲区常规赛冠军和季后赛头号种子,全球排名第一。季后赛中,上海龙之队又一次与首尔王朝鏖战满场,并3:2击溃对手率先进入全球四强。


2020《守望先锋联赛》常规赛阶段,Fleta的单独消灭次数达到81次,在亚洲区排名第6,排在他前面的Happy、Glister、Fits、LIP和GodsB无一不是专职长枪甚至黑百合的选手。纵观常规赛亚洲区各项数据,Fleta全部名列前茅。1132次最后一击,仅次于Profit,总击杀2628位列输出选手第一,伤害总量排名第四,而KD(K指最后一击)2.0为亚洲区最高,是首发选手中唯一超过数值2的人,无人能出其右。


纵使将Fleta放在全球排名中,他也十分出众,他之所以强是能将每一项数据都表现得无比卓越,正如同他的英雄池一样,广泛而精炼。Fleta就这样伫立在每一个榜单前端,任由他身前身后的人反复变化,而他始终站在那里不动如山。


3356268164886543127图片源自@ShanghaiDragons官方微博


从2017年1月初出道以来,他经历过四个漫长的九月,一千三百三十三天的守候。2020年的9月,他终于用19个不同的英雄叩开了自己时代的大门。几乎每一个英雄身上都能看出他蛰伏的影子,他仿佛无处不在,又必定独一无二。


而他就是《守望先锋联赛》2020赛季常规赛最有价值选手,他是Fleta。

守望先锋掌游宝下载
文章投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