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掌游宝 > 守望先锋攻略社区 > 热门新闻 > ANS: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伤口却长出翅膀
守望先锋ANS: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伤口却长出翅膀
时间:2020-10-28 作者:灵澈@官网

在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诗选《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的《黑域》中有两句极负盛名的诗句: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

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向我袭来的黑暗,

让我更加闪亮。

孤独,也是我向光明攀登的一道阶梯。

图来源于旧金山震动队官方推特
10月10日,旧金山震动队以4:2战胜首尔王朝队获得《守望先锋联赛》第三赛季总冠军,成功卫冕,延续了从第二赛季开始的荣誉。

赛后的直播采访中,ANS的眼眶红了,他显然刚刚哭过。ANS不断地抿起嘴唇又面带微笑回答记者的问题,极力用从容的语气说“I’m the best player,DPS player.”
这一刻,作为第三赛季的冠军选手,他无疑是值得任何赞扬的。他可以纵情欢呼,为自己第一座冠军奖杯庆贺,也可以肆意流泪,默默将王冠佩戴给曾经那个肩负未来踽踽向前的自己。
“Sorry for cry.”
却就在当晚,ANS在Twitter上发了这样一条推文,充斥着的自责情绪。仿佛不是刚刚拿下了冠军,而是因为自己害得队伍输掉比赛。

Sorry,Sorry,Sorry。
ANS总是在推特上道歉。
输了比赛为失败道歉,即使赢了他也总为自己发挥不好道歉。ANS似乎总觉得自己是不好的——即使退役一年,初来乍到便加入冠军队伍旧金山震动;即使登上亚服第一,黑百合在天梯呼风唤雨;即使拿下OWL总冠军。
没人知道为什么。
我和抑郁症抗争了一整个赛季。”夺冠次日的直播中,ANS第一次透露了这个惊人的秘密。

作为一名新人加入一支备受关注的冠军队伍,压力之大出乎预料。从五月锦标赛起,ANS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有时还需要安眠药。

甚至在赛季中期他曾一度因为情绪崩溃而无法参加训练赛。

很难有人想象得到,这是一名刚刚夺得总冠军的选手,所正在经历的。他的崩溃,他的绝望,他的难以自拔,最终竟然都以冠军,以绝无仅有的荣耀呈现出来。
对我的队伍我真的感到很抱歉。”ANS又一次说。

逆境。
这个词放在ANS身上几乎难以想象,《守望先锋联赛》太多的选手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相比起首秀赛季就一举夺冠的ANS来说,他们的逆境更加显而易见:在不同的队伍间反复被交易、连续三个赛季无法取得好成绩、或是曾声名鹊起如今却在板凳席消耗青春。
ANS在他们中间显得格外“好运”。

然而也许只有他自己清楚,无数个日日夜夜里,黑百合枪杆上结下的冷霜,和每一次扣动扳机所拼尽的全力。

他正在和他自己做最深刻也最难缠的斗争

准。
是对一名DPS选手最高的褒奖。
这一个字背后包含着铁血无情,取首级于千里,或是生死一线,扶大厦于将倾。
DPS选手绝妙的枪法在《守望先锋》纪律严明的团战中犹如点石成金的魔法,枪口一起一落都牵引着观众的视线。瞬息万变间每一枪清脆的爆头声在宣告者胜利姿态的同时,也像交响曲的高潮一样令观看者心潮澎湃,让人不禁起身为之鼓掌欢呼。这是DPS的魅力。
早在加入旧金山震动队前,“ansansniper”这个ID就在天梯名声大噪,其背后的使用者正是ANS。因为黑百合太准而被质疑开挂,是他的天梯日常,这样的日常直到加入《守望先锋联赛》后依旧常常发生。
某一局沃斯卡娅工业区的游戏中,对方在公屏“指责”ANS黑百合开挂。ANS没有回应,淡定地站在高台以一枪一枪的爆头应付着这样的“小场面”。
“He is ANS,SFS.”同为队友的Rascal替他做出回应。队伍语音里瞬间充满了愉悦的氛围。
He is ANS,所以没有什么不可能。

ANS天生热爱游戏,在年纪很小时打游戏就成为了他日常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他不拘泥于什么游戏种类,而纯粹地向往冠军宝座。
夺冠,这两个字很早的时候就刻在ANS的血液里,成为他坚定不移的目标,也是他成为职业选手的初衷
而初心,如一个狡猾的“恶魔”,总是一边在遥远的地方蛊惑心怀梦想的年轻人奋不顾身,又一边张牙舞爪化身为捆绑他们的藤蔓,令其日夜难耐,辗转反侧。
冠军初心激励也折磨ANS,却总是求而不得。
2018年3月,刚刚成年的ANS加入了自己生涯第一支职业战队,BlossoM。尽管这支队伍将ANS领入了职业选手的大门,但BlossoM对于ANS来说并非一个绝佳的去处。
2018年《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的三个赛季BlossoM屡战屡败,次次折戟常规赛,掉入升降级赛,从升降级中打回来,再重复前一届的剧本,如此循环往复。
图来源于网络
BlossoM如囹圄一般,困住ANS这杆罕有的长枪。直至2018年末,一阵“303”的寒风凌冽地从《守望先锋》刮过,坦克当道,输出没落。此时的ANS空有一身天赋,却只能沦为场下看客。次年初,ANS因为身体原因退役,选择暂时直播。
他深深憋着一口气,潜入水底,找不到出口。
也许内心是有些许英才的傲气。除非能登上《守望先锋联赛》的舞台,否则ANS恐怕不会复出。

在直播间,ANS并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每当用黑百合完成一次可能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击杀,他常常会丢掉鼠标,面朝摄像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或是夸张欢呼着给自己比一个大拇指。

也许是在与观众互动,也许是另一种方式的自娱自乐与自我鼓励,总之ANS给人留下了活跃而又有些跳脱的印象。

以至于当他公布自己患有抑郁症时,人们充满了困惑:怎么会这样?

2019年12月,《守望先锋联赛》2020赛季开赛前期,旧金山震动队宣布ANS的加入。彼时的旧金山震动队刚刚在Crusty的执教下完成蜕变,荣获《守望先锋联赛》2019赛季冠军,是无数选手心目中的梦想之师。
介绍视频里的ANS早已褪去了BlossoM时的一头红发,厚厚的黑色刘海盖在额头上显得温顺而憨厚。他的“好运”自然惹人羡慕不已,而至于Crusty与已经退役近一年的ANS之间有怎样伯乐千里马一般的缘分则不得而知。
开赛前ANS从韩国奔赴大洋彼岸的洛杉矶,然而很快传来一个坏消息——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守望先锋联赛》2020赛季剩余的比赛将转至线上进行。对于ANS这个初入联赛的新人而言,暴雪竞技场潮水般的掌声还未听到就已经化为泡影。

3月29日旧金山震动队对阵洛杉矶角斗士队的比赛中,ANS首次披挂上阵。错综复杂的战场中,解说显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位新人身上。

甚至在露出黑百合的锋芒以前,与洛杉矶英勇队的对战中ANS的托比昂反而先短暂成为了他在联赛中的“招牌”。

直到4月初第二次对阵洛杉矶角斗士队,ANS的黑百合开始释放威力。抓钩,起跳,开镜,瞄准,射击,在一次超远距离爆头击杀对方重生点门口的辅助后,镜头回到这个年轻人身上。

站在赛季后反复回看这看似轻描淡的一枪,这一枪开始便几乎成了往后ANS跻身《守望先锋联赛》顶尖黑百合的注脚。
尽管ANS在旧金山震动队也遭遇过一些挫折——对于一名断线重启的新人来说,要成为顶尖冠军队伍的顶梁柱,所面临的压力远超想象。

要实现夺冠的初心,加入旧金山震动队无疑是上上选。但与此同时这份邀约于ANS而言如同一场冒险,在已设定好远大目的地的旅程中他不能有丝毫错误与迷失。

既选择了奔赴辉煌的前程,就要准备好与痛苦并肩。

实际上在整个《守望先锋联赛》2020赛季,旧金山震动队在常规赛仅仅输了3场比赛,其中有两场在赛季初期,恰是ANS登台的头两场。除此之外,赛季初期的几场比赛旧金山震动队赢的也并不轻松,尽管结局不错,但还没有达到观众心目中对于“冠军队伍”碾压级表现的要求,因此观众对于这支队伍的未来又充满担心和怀疑。
承担的希望越大,遭受的非议也越多。众目睽睽之下,ANS不想也不敢出一丝一毫的差错,他必须十分谨慎且百分百投入,为了对得起自己,也为了对得起场下的观众。

最终,ANS和旧金山震动队都没有令粉丝失望。而ANS非但没有拖累震动队,反而很快打开局面,在队伍里撑起一片天。

即便也有手感差劲的时候,但ANS在黑百合上的表现毋庸置疑,他在团战中的最后一击率达到百分之五十,超越传说中的“绝境狙击手”Carpe排名第一。

ANS和旧金山震动队先是拿下五月锦标赛的冠军,之后是倒计时杯的冠军,最后在季后赛一场未败夺下冠军宝座,而ANS也被评选为《守望先锋联赛》2020赛季输出位职责之星,在值得骄傲的队伍中成为一名值得骄傲的选手。

一切都那么顺利,如平步青云一般令人艳羡。但ANS从未提及他所遭受的挫折,一些常人未见的挫折。

总决赛前夕,9月下旬的全明星赛上,ANS陷入了疑云漩涡,原本已经身居黑百合1v1亚军的ANS反而备受“抨击”。

起因是和Diem总决赛中ANS的表现以及赛后发言,两人的solo赛打了将近半个小时,其中大量的时间花在躲藏和走位拉扯上,相比起Diem的步步紧逼,更擅长远射的ANS看起来始终在徘徊和不断后退。

比赛进行到5:5时,双方的打斗十分胶着,然而从第11局开始,节奏骤然加快,很快Diem彻底成为比赛的主宰者,迅速连赢四场以9:5拿下胜利,卫冕黑百合solo赛。
赛后的直播中,ANS的发言更像带着些许怨言和无奈:“就算重赛我也打不赢Diem,是的,从5比5之后我就困了。”
他十分在意舆论中抨击他的人会怎样说。
他们肯定会说‘他打那么怂,赢了也不算数’。假如我重赛输了,就会有人说‘他打那么怂还输了’,所以我就觉得有点浪费时间。”
想到这里,也许ANS没有那么在意结果。反正无论输赢都是他的错,即便风格并无好坏,但他好像被Diem遏制住了命脉,输是不对的,哪怕“磨”赢了也是不对的。
这是一道没有解的难题,而ANS最终放弃解答。这一刻,他一点也不像直播中那个时常搞怪的ANS。
可能他想要得到百分之百的认可,而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一种评价会是整齐划一的赞同。可能他不仅想要赢,还在竭尽全力每一场,每一局,每一刻都打得完美,否则就是不合格的。
可能他仍没有办法满足、停止自我否定。他有一双长在伤口上的、漂亮的翅膀,却难以无忧无虑地翱翔。
纵观ANS两年有余的职业生涯,《守望先锋联赛》的旅程恐怕其实是他短暂的幸运,而在这份幸运中他要一边维持这份令人妒忌的未来,又要一边承担任何失误导致的骂名,仿佛一个在天平两端疲于奔命的人,不知道该停留在哪一方。
《守望先锋联赛》的冠军奖杯于他而言是一份奖赏,更是一份慰藉。
在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诗选《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的《黑域》中有两句极负盛名的诗句: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向我袭来的黑暗,让我更加闪亮。孤独,也是我向光明攀登的一道阶梯。

千禧年出生的ANS刚刚20岁,他的职业生涯才缓缓展开。第三赛季两个阶段冠军、总决赛奖杯、赛季职责之星,如此种种都是对他最坚定的加冕。

但愿经过漫长休赛期的疗养后,他也能笃定地相信自己是世界上顶尖的,有资格披靡群雄的职业选手,是值得任何荣耀的选手,能够乘着伤口中长出的翅膀飞向更远的地方。

也许下个赛季当他举起那把枪时,更加自信而果决,心无旁骛地射出每一发子弹。
守望先锋掌游宝下载
文章投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